南財快評:基建法案終于歷史性過關,但開創美國新歷史很難

2021年11月09日 19:57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馮維江

當地時間11月5日,規模1.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就業法案 (IIJA)在美國眾議院以以228票對206票的微弱優勢獲得通過。該法案8月份已經在參議院獲準,現在只待總統拜登簽署即可成法。盡管由于民主黨內部分歧等原因,此次未能捆綁上規模為1.75萬億美元的《重建更好未來法案》一起通關,但拜登總統的高興仍溢于言表。法案通過次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拜登表示,這些投資將提高美國競爭力,促進道路橋梁的現代化,還能創造大量藍領工作,其中絕大部分不需要大學學位,并且是很好的附帶工會福利保障的工作。短期來看,法案獲準這一事件本身就已經通過美國發達的金融市場產生了某種提振效應,美債收益率應聲止住了過去兩個交易日的大跌勢頭,部分美聯儲官員甚至要借此東風開始為明年的加息造勢。

中長期看,拜登總統可能高興太早。

首先,這些投資的效率或有效性尚存疑問。拜登曾經把自己的基建計劃描繪成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公共投資動作”,這也意味著美國在這一領域的大規模動員和實施的經驗很可能已經被產業性地遺忘了,能否以及需要多長時間多大成本找回經驗、補足軟硬件短板都不確定。

其次,為討好不需要大學學位的藍領,為其提供嚴格工會保障的基建相關工作崗位,中期來看可能會直接降低基建生產競爭力,長期更是對競爭精神喪失的一種妥協,鼓勵原本可能獲得更高知識技能的人向低技術教育及就業領域內卷,增添美利堅民族整體的平庸。再次,通貨膨脹的壓力或將如影隨形,而將美聯儲未來的貨幣政策置于進退兩難的境地。美聯儲一旦長期向社會發出模棱兩可的信號,勢必搞亂民眾生產和生活的預期,扭曲投資和消費的節奏。

最后,缺乏中國的支持,也將是可能令拜登基建計劃折戟沉沙的不可忽視的潛在風險。對美國來說,為了避免通脹對國內的沖擊,較理想的做法是通過發債而非直接增發貨幣的方式來為基建融資,而發債的對象最好是外國而非本國,然后用這筆向外國借來的錢,購買外國的物資和服務來干本國的基建。但美國對中國的持續打壓,動搖了雙方合作的根基。尤其是,美國對中國在諸多領域嚴格的投資貿易及技術轉移限制,已經大幅且定向地降低了美元之于中國的流動性級別。試想,中國持有的美元在美國這也不能買、那也不能買,這一趨勢發展下去,美元之于中國就蛻變成了只能就指定商品(往往還是中國不太需要的商品)進行交換的“購物卡”,則中國持有美元資產的意愿將大為降低,而美國大搞基建所需的物資和勞務,被迫要以更高的代價去尋找新的供應商。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

關注我們

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