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進博會|阿斯麥的“遠慮”:光刻機之爭與中國市場的崛起

2021年11月09日 20:25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陶力,實習生李強
除EUV光刻機外,其他產品都可以正常對中國客戶供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陶力 實習生李強 上海報道

選秧苗、蓋房子、分揀商品……大顯身手的機器人在本屆進博會上,讓觀眾近距離感受到了科技給生活帶來的變化。而驅動智能化的芯片巨頭們,也紛紛在此期間亮相。

11月5日,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以下簡稱“進博會”)如期開幕。這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世界經濟低迷背景下,中國提供的重要國際交流平臺。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現場看到,盡管展會主辦方對于專業觀眾和參展人數都進行了限制,但是展商們依然做足了準備,展出最新的技術和設備。

值得一提的是,進博會首次在技術裝備展區設立了集成電路專區,近7000平方米的專區內,涵蓋了全球集成電路上游材料、中游加工及下游應用的頭部企業。德州儀器、高通、AMD、阿斯麥光刻機等龍頭公司展出了最新的產品和技術,高層的出席也吸引了諸多行業人士前來交流。

對于集成電路企業來說,沒有人愿意錯過中國市場。加大投資、本土研發、產研一體幾乎是他們共同的選擇。

對中國“保持開放”

來自荷蘭的阿斯麥(ASML)公司,首次在進博會平臺上,將EUV光刻機的內部運作原理,以3D裸眼視頻形式向觀眾分享。此外,ASML還通過H5游戲的方式為觀眾帶來了線上“追光實驗室”,讓參觀者體驗浸潤式光刻系統,與雙晶圓工作臺等尖端前沿的光刻技術。

“近年來,中國集成電路行業發展十分強勁,增設集成電路專區有助于加強國內外集成電路產業間的交流,為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貢獻力量?!?ASML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裁沈波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今年是ASML第三次參加進博會,希望能夠通過平臺進一步展示ASML領先的光刻解決方案和卓越的服務,深化與本土客戶的合作。

作為下一代EUV光刻系統的唯一供應商,ASML在半導體價值鏈中擁有強大地位。公開財報顯示,2021年第三季度,ASML的EUV光刻機出貨共15臺,占第三季度總營收比重為54%,平均每臺約1.89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4.03億元)。2021年前三季度,EUV光刻機共出貨31臺,預計全年出貨45-50臺。

從發貨地來看,中國臺灣超越韓國成為阿斯麥最大市場,占比為46%,環比增長10個百分點;韓國為阿斯麥第二大市場,占比為33%,環比下滑6個百分點;中國大陸和美國并列第三大市場,占比均為10%。其中,中國大陸的占比環比下滑7個百分點,美國的占比環比提升4個百分點。

中國臺灣和美國的營收占比提升并不難理解。今年4月,臺積電宣布,由于需求激增,未來三年將投資1000億美元提高產能,三季度該公司7納米和5納米的營收占比已經超過5成,英特爾也在年初宣布200億美元的擴產計劃。

本次進博會上,沈波強調,公司對向中國出口集成電路光刻機持開放態度,在法律法規框架下全力支持。目前ASML除了EUV光刻機無法對中國客戶供貨外,其他產品都可以正常發貨。

短期營收未受影響

光刻機需求在市場上一直保持強勁的態勢。去年以來,歐美國家為了加強對半導體產業鏈的控制,紛紛吸引各大晶圓代工廠前去新建廠房,相對應的配套制造設備,也在進一步助推光刻機等半導體設備需求的上行。

也因此使得市場對ASML的EUV、DUV系統的需求達到歷史新高。ASML首席財務官羅杰·達森認為,全球性的芯片短缺至少將持續到2022年。從商業角度看,數字化轉型不僅推動了對最先進節點的需求,也推動了對成熟節點的需求。這種結合意味著,市場對ASML成熟和先進產品的需求將保持強勁。

另外,在汽車和其他邏輯制造商對成熟的28-90nm制程節點的需求推動下,中高端DUV光刻機的銷售將繼續強于預期,以ArFi光刻機為例,自2006年推出至今,始終保持著穩定的需求量,2021年第三季度ArFi共出貨21臺,貢獻了32%的營收,平均每臺約0.8億歐元(約合人民幣5.94億元)。

拿不到向中國大陸出口EUV光刻機的許可,ASML的短期營收并未受到影響,但并不意味著沒有遠慮。

在ASML公司CEO溫彼得看來,美國的出口管制措施可能會適得其反。他之前曾坦言,如果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將中國市場拒之門外,只會加快中國自主研發的速度。在15年的時間里,中國將能夠做出所有的這些東西,而且針對歐洲供應商的市場將徹底消失。

光刻機雖然被稱為現代光學工業之花,制造門檻極高,卻并不代表除了ASML外,其他的企業都無法生產。但是,在ASML之外,日系光刻機企業也在搶占市場。此番參加進博會,尼康展出的是全球唯一的半導體檢查裝置:AMI,兼具檢查、計算和測量功能。這是尼康研發的用于生產中小液晶顯示屏的光刻機。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尼康和佳能兩大光學巨頭市場份額一度超過80%。2000年前后,光刻機行業迎來第一個分水嶺,2003年,ASML與臺積電聯合研發的第一臺浸入式光刻機問世,另一邊的尼康在投入巨額研發之后,采用157nm干式微影技術的光刻機也研發成功,但成本極高,性價比遠不如193nm浸入式光刻機。

由此,光刻機行業進入第一個分水嶺,尼康市場份額開始下滑,ASML崛起。 

培養本土人才

對于參展的企業來說,無疑是向中國示好的舉動。在本屆進博會期間,中國商務部對外貿易司副司長張冠彬在同期舉辦的論壇上介紹說,2020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規模達8848億元人民幣,“十三五”期間年均增速接近20%,是全球同期增速的4倍。2020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額3500億美元,占全球集成電路貿易總額近三分之一;出口額超過1100億美元,是全國第一大單類貿易產品。

2000年, ASML中國正式成立。為了更好地支持和服務本土客戶,ASML未來將著手建設本地維修和軟件研發能力。沈波表示,半導體是一條高度全球化的產業鏈,開放合作是最核心的行業發展理念,ASML的光刻機也依賴于半導體產業全球合作生產。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正進入快速發展的新階段,對創新的光刻解決方案和優秀人才的需求與日俱增。

目前,ASML也在加快培養技術研發人才。今年以來,該公司開放了大量軟硬件人才的職位,覆蓋全方位光刻解決方案的各塊業務。無獨有偶,光刻機背后的重要供應商蔡司也參加了本次進博會,參展產品涵蓋半導體制造、工業質量和研究、醫療技術與光學消費品四大業務部門。

蔡司中國研究顯微鏡解決方案業務集團副總裁張育薪稱,由于半導體產業鏈龐大,當半導體產業鏈在地緣政治影響下受到沖擊時,蔡司作為德國供應商,與中國公司存在多個合作機會,如在半導體檢測設備領域,以及用于光刻膠研發等。

在他看來,中國一定會建立自己生態的半導體工業。但是不可能一切都自力更生,從頭開始做,一定是要建立一種可控、可預期的、符合中國產業生態的供應鏈。

半導體產業上下游鏈條長、供應鏈復雜、行業門檻高,使得全球各家企業需要緊密合作,而非獨善其身。畢竟,脫離了合作伙伴,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完全獨立建立半導體產業鏈。

 

 

關注我們

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