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丨碳減排支持工具落地,“做加法”促進雙碳目標

2021年11月1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明明

明明(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首席FICC分析師)

2021年11月8日,人民銀行創設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這一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以穩步有序、精準直達方式,支持清潔能源、節能環保、碳減排技術等重點領域的發展,并撬動更多社會資金促進碳減排。

年內多次吹風,碳減排支持工具終落地。梳理央行對于“碳減排”表述的時間線,最近1年有過多次表態,首先是2月8日發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提到“綠色金融發展應進一步聚焦碳減排”,隨后是3月21日,易綱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圓桌會的講話中提到“正在研究通過優惠利率、綠色專項再貸款等支持工具,激勵金融機構為碳減排提供資金支持”。3月25日,央行表示將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隨后基本上每個月都有相關表態,2021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貨政執行報告也對該工具的創設進度作了匯報。持續吹風之后,央行終于在11月8日正式公告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從預期建立到預期落地的用時約為3個季度。

方式之爭休矣,碳減排支持工具采用“質押再貸款”的形式。正式創設之前,市場對于碳減排支持工具的具體形式有不同的猜想,比較流行的兩種說法是GMLF和綠色再貸款。關于前者,我們認為并不符合央行對于碳減排支持工具的描述,因此我們始終判斷央行會采用再貸款的形式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判斷理由一是央行早在2019年便開始針對綠色貸款做相關統計工作,最近兩次金融機構貸款投向統計報告中單獨列示綠色貸款的規模和投向,說明綠色概念受重視程度提升,與之相對應的綠色再貸款后續落地概率比較大;二是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對碳減排支持工具的要求是可操作,可計算,可驗證,GMLF如果類似于TMLF,這些特征都不如再貸款更適合,因為再貸款是先貸后借而MLF是先借后貸;三是“30·60”碳達峰、碳中和作為長期工作,碳減排支持工具也會是長期化的結構性工具,主要任務不是流動性投放而是定向支持,如果是GMLF,那么流動性投放效果太明顯,會影響整體的央行基礎貨幣投放節奏。事實也驗證了我們的分析,根據央行表述,碳減排支持工具向金融機構提供資金采取“先貸后借”的直達機制,且金融機構需向人民銀行提供合格質押品,操作方式上可以概括為“質押再貸款”。

資金投放規模測算為每季度3000億以內。根據央行表述,碳減排支持工具對于碳減排貸款的支持比例為貸款本金的60%。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碳減排用途的綠色貸款規模分別增加6100億元和5200億元,但并非所有的碳減排貸款都符合工具支持條件,原因包括:一是初期的碳減排重點領域范圍突出“小而精”,重點支持清潔能源、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三個碳減排領域;二是碳減排支持工具發放對象暫定為全國性金融機構。因此,我們預計未來每個季度有不超過5000億元的碳減排貸款能夠獲得工具支持,對應的基礎貨幣投放規模在每季度3000億元以內。當然,如果將存量碳減排貸款也都納入工具支持范圍,那么潛在的資金投放規模將大幅增加,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碳減排貸款存量余額達到9.89萬億元。

碳減排支持工具的名義利率比較低,綜合成本與支農支小再貸款接近。利率層面,此次央行有兩個表述:貸款層面,金融機構向碳減排重點領域內的各類企業一視同仁提供碳減排貸款,貸款利率應與同期限檔次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大致持平;工具層面,人民銀行按貸款本金的60%向金融機構提供資金支持,利率為1.75%,期限1年,可展期2次。按照1年LPR3.85%來算,碳減排貸款的成本低于普惠小微企業貸款成本,后者的貸款利率要比LPR上浮約100個基點,因此碳減排貸款對應企業的資質要好于普惠小微企業,預計壞賬率比較可控。從工具利率1.75%來看,雖然低于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2.25%,但由于支持比例在60%,假設剩余40%資金成本按照3%的NCD利率計算,綜合成本其實與支農支小再貸款比較接近。

關注我們

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